polo衫图案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廉政教育 > 以案警示
靠山吃山扶貧變扶“貪”
來源:貴州省紀委監委網站   作者:   時間:2019-09-30   點擊率:

 

00303602091_504aa877.jpg

圖為安龍縣扶貧辦“一案一整改”專題民主生活會現場

“參加工作30多年,我從一名普通干部職工成長為一名正科級黨員領導干部,但我卻辜負了組織的培養和信任。從2011年11月起,我的思想開始蛻變、私欲開始膨脹,收受他人錢財從最初的忐忑、僥幸變得麻木漠然,截至2016年,我收受的賄賂款達124.5萬元,數額觸目驚心。”這是安龍縣扶貧開發辦公室原主任胡忠亞在接受調查時,寫在懺悔錄中的一段話,教訓慘痛,發人深省。

胡忠亞2011年11月至2014年9月任安龍縣扶貧開發辦公室主任,2014年9月至2016年8月任安龍縣扶貧開發辦公室黨組成員,2016年8月在安龍縣扶貧開發辦公室提前退休。

2018年12月,胡忠亞因嚴重違反廉潔紀律、生活紀律和國家法律法規規定,受到開除黨籍處分,取消其退休待遇,并移送司法機關處理。

2011年,胡忠亞任安龍縣扶貧開發辦公室主任,在扶貧項目申報、驗收、撥款等環節有審批權限。但是他卻利用職務便利,在主管服務領域為他人提供幫助,收受他人財物,成為一些個體老板、公司法人“圍獵”的對象。

最初,面對老板們一次次的吃喝、聚會邀約,胡忠亞抱著僥幸心理,覺得吃點喝點沒什么,甚至把吃喝玩樂變成一種常態,身邊沒人吹捧、沒人恭維時還不習慣。

2012年1月,望謨縣某公司有意向安龍縣核桃種植項目提供苗木,公司法人胡某忠找到胡忠亞商量,同時為胡忠亞送去5萬元。就這樣,該公司順利成為核桃苗木項目供應商。

“職位上升,私欲就開始膨脹,我懷著試試的心態收受了第一筆5萬元錢,在相當長一段時間里,我心存恐懼,但隨著時間的推移,這件事風平浪靜的過去了,所以我就坦然接受了,甚至為以后收受錢財掃清了心理障礙。”胡忠亞在懺悔時說。

從起初的試試心態到后來的主動索取,胡忠亞用了不到1年時間。

貪欲之門一旦打開,便一發不可收拾。2012年年底,胡忠亞以急需用錢為名,向胡某忠要10萬元作周轉,胡某忠立即安排其親屬通過網銀轉賬的方式把10萬元轉到胡忠亞賬上。

安龍縣某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股東夏某等人計劃在安龍縣申報、實施梅花鹿養殖項目,希望獲得國家財政補助資金支持。為此,夏某等人向胡忠亞咨詢該項目的政策。

“申請項目是可以,就是跑項目需要費用。”胡忠亞利用職務便利,為夏某等人申報了安龍縣梅花鹿馴養繁殖扶貧示范項目,同時,還在項目驗收、工程款撥付等方面提供了幫助。2013年2月,收到60萬元的補助款后,夏某等人將1張存有10萬元的銀行卡送給胡忠亞,胡忠亞理所當然地“笑納”了。就是這樣一筆接一筆不斷地收錢,胡忠亞最終收受錢財124.5萬元。

案發后,縣紀委監委及時督促縣扶貧開發辦公室開展“一案一整改”工作,查找廉政風險點,先后出臺了《安龍縣財政專項扶貧項目驗收辦法(試行)》《安龍縣扶貧辦“三重一大”制度》《安龍縣扶貧辦關于整治干部不擔當不作為突出問題的工作方案》等,堅決堵塞項目資金監管漏洞。

“下一步,我們將以專項監察、‘訪重助’常態化行動、深化運用大數據精準比對監督等方式,強化派駐監督,督促主管部門落實扶貧項目資金監管主體責任。同時,強化協同監督,加強與巡視巡察、審計、財政等部門的溝通力度,形成工作合力,構建立體式監督網絡。”安龍縣紀委監委有關負責同志表示。

(安龍縣紀委監委)

上一篇:撈魚不成,反而撈得個重處分!
下一篇:返回列表